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被判无妻徒刑,冷少跪地求原谅 > 第499章 她不该冲冷宴发脾气
    林屿惊醒之后,久久无法入睡,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的仿佛发生过一样。

    她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林美芝亲昵的挽着冷宴,看见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她觉得心里又酸又涩、实在是难受。

    她在黑暗中坐着,不禁有些怀疑,这个梦会不会是她回忆的一部分呢?毕竟徐文滢和沈确都提醒过她,越接近冷宴,她就越可能恢复记忆。

    如果那真的是回忆……林屿一瞬间掉了眼泪,她赶紧用力擦掉,然后轻轻躺回去,现在她还没跟冷宴重新开始,她不能让自己这么陷下去,因为一个似是而非的梦掉眼泪。

    可她依旧控制不住的心,几乎是哭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是小予安和小予宁先醒了,两颗小脑袋挤在林屿跟前。

    “哥哥,妈妈是哭了吗?”小予宁率先发现枕头上有泪痕。

    小予安顿时不安起来,“妈妈哭了?为什么?”

    他用力回想了一下,昨天他们并没有惹妈妈伤心,而且妈妈买了新房子,他们晚上还一起庆祝了,妈妈为什么会哭?

    “不知道。”小予宁伸出小手,想要抚平妈妈皱着的眉头,结果一下把林屿弄醒了。

    “妈妈,你怎么了?”小予宁过去撒娇,“你哭了吗?谁欺负你了吗?”

    “哭了?”林屿赶紧摇了摇头,“没有,妈妈没有哭。”

    “可是枕头……”小予安指了指枕头上的印子,担心的看着林屿。

    林屿失笑一声,立刻扯了个谎,“是你们两个流口水了吧?说,是谁?”

    “不是我!”两个小家伙齐声否定。

    “还不承认,看妈妈怎么收拾你们!”林屿立刻去挠两个小家伙的痒痒肉,三个人顿时在床上笑作一团。

    林屿见两个孩子终于不再提刚刚的事儿了,才笑着坐起身,“好了,别闹了,起床了,妈妈给你们做早餐,你们要迟到了哦。”

    她一边下床,一边问道,“你们可以自己穿衣服吗?”

    “可以!”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

    “好,真乖,今天早上,一人奖励你们一个鸡蛋。”林屿出了卧室,便准备去做早餐,结果就见冷宴提着两个外卖袋子进来了。

    “醒了?我定了清月斋的早饭,”冷宴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去洗洗,就可以开饭了。”

    林屿皱了皱眉,不太高兴的说道,“谁让你定早饭了?我知道你是冷氏总裁,知道你习惯了铺张浪费,可我和宁宁只是普通人,也过惯了普通的生活,实在是不习惯这样。”

    冷宴把东西放在桌上,没想到林屿发了这么大的脾气,他赶紧道歉,“岛岛,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昨天搬家我觉得你很累了,就想着定了早饭,就不用麻烦你做了。”

    “不需要,我也不累!”林屿气呼呼的往卫生间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沉声道,“对了,今晚你接了安安就赶紧回去,不要再住在我这里,我多买的一间小房子,不是给你买的。”

    说完,她大步离开了。

    冷宴愣在原地,他能感觉到林屿心情很不好,可是为什么呢?他……做错什么了吗?

    林屿关了卫生间的门,就有些懊恼,她不该冲冷宴发脾气,可她实在是忍不住。

    她一看见冷宴的脸,就会想起昨晚的梦,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便开始洗漱。

    由于林屿的持续低气压,整个早饭,四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吃完饭,林屿和冷宴便一起送两个孩子去上学。

    李燃早就开车等在了楼下。

    “岛岛!”冷宴小心翼翼的说道,“不然你和宁宁……坐我的车吧?”

    “不用了,这种豪车我坐不惯,”林屿拉着小予宁往外走,“我们去路边打车就好。”

    “……”冷宴还想再劝一下,可想了想,还是识趣的闭嘴了。

    上车之后,他和小予安同时开口,“昨晚……”

    冷宴先说,“昨晚你们惹妈妈生气了吗?”

    小予安立刻摇了摇头,他又问冷宴,“昨晚爸爸惹妈妈生气了吗?”

    “好像也没有呀。”冷宴真的把昨天复盘了一早上了,“我记得昨晚最后我还和你妈妈道了晚安,她那时候心情不错呀,怎么睡了一觉就变了?”

    小予安想了想,便神神秘秘的说道,“而且,妈妈昨晚好像哭了,早上妹妹发现妈妈的枕头上有泪痕,可是妈妈不承认,非说是我和妹妹流口水了。”

    冷宴皱了皱眉,那就是昨晚真的发生了什么,可是发生了什么呢?他真的有些摸不到头绪。

    “冷总,小少爷,”开车的李燃忽然开了口,“其实女人的情绪变化挺快的,有时候就是有点莫名其妙。”

    “李特助,你是在说我妈妈莫名其妙吗?”小予安一本正经的问道。

    “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李燃赶紧否认,还心虚的看了一眼后视镜,见冷宴脸色也不太好,又赶紧补救,“我的意思是说,咱们不知情的人可能觉得莫名其妙,但其实肯定事出有因。”

    冷宴换了个姿势,两条大长腿交叠在一起,“那你说可能是什么原因?”

    “比如……来大姨妈了。”李燃立刻说道,“我老婆来大姨妈的时候,脾气就很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

    “爸爸,”小予安一脸困惑的说道,“大姨妈是谁?昨晚家里没有来客人呀?”

    “……”冷宴恶狠狠的瞪着李燃。

    “呵呵,呵呵……”李燃干笑了两声,“也可能不是。也有可能是做噩梦了,我老婆有时候做噩梦,梦见我出轨了,早上就会一直对我发脾气,也有可能。”

    冷宴皱了皱眉,李燃说的两种可能确实都有可能,他得想办法应对一下。

    到了幼儿园,小予安和小予宁一起进去了,林屿转身准备离开,冷宴就赶紧跟了过去。

    “干嘛?”林屿没好气的问他。

    冷宴扯了扯嘴角,挣扎了半天,才压低声音道,“那个……你来那个了?”

    林屿皱了皱眉,“什么那个?你说什么呢?”

    epzww.bsp;     80wx.bsp;     8pzw.bsp;     7cct.co
本文链接:https://www.wxc8.com/162_162122/74752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