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SSS级狂龙 > 第367章 也许,这就是真爱吧
    “......”“罗刹首领。”  楚牧抬头,看向正凌空踏步走来的罗刹首领,露出诧异之色。  “你手中托着的那把白玉小剑似乎就是整个剑仙遗迹的核心,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绝世剑典?”  楚牧的话刚落下,罗刹首领就大笑道,“正是如此,小子,想不到你还没死,不过不重要,你也只是多苟活两日罢了,今日你送上门来,将成为本尊得到剑仙遗迹后的第一个剑下亡魂。”  “你得到剑典了吗?”楚牧好奇问道。  “青莲剑典就在这白玉小剑中,此等宝物怎么可能瞬间就得到,等本尊回去后,细细参悟,用不了三年,就能彻底掌握青莲剑典,成为现世第一剑仙。”  罗刹首领淡淡地笑道。  “如此,我就放心了。”  楚牧也笑了出来。  他的笑容意味深长,让罗刹首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小子,你笑什么?莫不是觉得死到临头了,彻底摆烂,打算以此激怒本座,寻找生机吧?“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嘲讽之色,“如果你以为这就能获得生机,那就是在做梦。”  “本座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现在,拿命来吧。”  他不再多言,直接朝楚牧杀过来。  只见罗刹首领催动悬浮在手中的白玉小剑,顿时,整个剑谷所有剑气都为他所控制,呼啸着朝楚牧斩杀过去。  一时间,剑气如洪流,滚滚而至,所过之处,虚空崩溃,碾压万物,似乎能毁灭一切,能将地星都彻底灭了一般。  “好强,这一击的威力已经丝毫不比元神境的强者全力一击弱了。”  鸟叔抓着吴池迅速后退,鸟爷扑腾着没了毛的翅膀,口中大叫着,“楚牧,我的兄弟啊,你一定要坚持下来,你要活着,你不能死了啊,你若死了,鸟爷也就要重活一世了,烦死了...”  “闭嘴,我家牧爷实力滔天,无人能敌,区区这一击而已,如何能对牧爷造成任何伤害?”吴池怒喝道,“你这只小鸟,再敢乱说话,等会儿我把你烤了。”  “小子出息了啊,以为鸟叔答应保护你,你就能嚣张是吧?再敢猖狂,等会儿我弄死你。”  鸟爷扑腾到吴池的脑袋上,不断抓着吴池的头发,将无耻的头发抓得散乱无比,吴池只觉得这只小鸟的利爪竟然如同神兵利器一样,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自己的头盖骨给掀开,连忙求饶,“鸟爷,你是大爷,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了我吧。”  “这才对,小家伙,下次看到鸟爷,记得喊一声爷爷。”鸟爷站在吴池的脑袋上,趾高气扬的样子。  吴池怒声道,“你让我喊一只小鸟为爷爷,凭什么?”  “怎么?不服气吗?有种来干鸟爷啊,你的拳头若能比鸟爷的利爪锋利,鸟爷喊你爷爷也行。”鸟爷不屑地笑着。  但,话音刚落,就听一道淡然的声音传过来,“我倒想看看,你如何能让我黑月狐的男人喊你为爷爷?你,不想活了吗?”  紧接着,一股惊人的气息由远及近,瞬间落在鸟爷的身上,使得鸟爷惨叫一声被轰飞,身形在半空中,只能努力扑腾着没有了羽毛的翅膀想稳住身体,结果被黑月狐强大的气势直接撞飞,冲入剑谷之内。  还好,剑谷内无匹的剑气纷纷化作剑气洪流斩向楚牧,并未有太多的剑气落在鸟爷的身上,否则,就连过后楚牧想吃烤鸟也吃不到了。  “气死鸟爷了,混账啊,这女人的实力怎么如此强大?不,她的实力一般般,就是气势很强,也就是说她是曾经的天地元神境界的强者,是偷渡者。”  鸟爷目光闪烁着,想着应该用什么办法来对付黑月狐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巨响响起,抬起头一看,只见万丈剑气洪流全都斩向楚牧的脑袋,它不由绝望大吼道,“完了,小牧,你要争气啊。”  “牧爷!”  远处的吴池也发出一声惊呼,紧紧抓着黑月狐的手道,“亲爱的,救人,快救牧爷,牧爷是我的兄弟,不能死啊。”  “救不了。”  黑月狐摇头道,“剑谷中蕴含着的乃是一位即将飞升的准仙人布置下来的剑气,虽然过去无穷岁月,使得剑气的威能减弱,但也不弱于任何天地元神境界强者全力一击,我的实力还未彻底恢复,去了也只是送死。”  吴池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忙道,“宝,那我们就不去了,这是牧爷自己的命,唉,我们尽力就好。”  黑月狐嫣然一笑,“亲爱的,你对我真好。”  吴池连忙抱着她,腻声道,“是哒,毕竟我们才是一体的。”  “嘿嘿...”  一对狗男女。  鸟叔心中暗骂,表面上则是目不斜视地看着楚牧,他心中隐隐有个想法,拥有万年难得一遇的圣阳之体的少年至尊不应该就这么死去。  毕竟,每次圣阳之体的出现,都是天下大乱,有大劫降临的时候,圣阳之体乃是至尊,是要统领一切,带领众人度过大劫之人,如果这么容易就死了,那如何能带领人类度过大劫?  “怎么可能?你如何能控制这些剑气的?”  就在这时候,一声惊呼从罗刹首领的口中传过来。  众人精神振奋,连忙抬头看去,只见万丈剑气洪流不仅没有将楚牧斩杀了,还化作了九条剑气长龙盘旋在楚牧的四周。  显然,这些剑气被楚牧反过来控制了。  楚牧头顶上,三朵莲花正在缓缓旋转着,一股玄奥的剑意爆发,使得,四周所有剑气全都为他所号令。  他背负着双手,似笑非笑地看着罗刹首领道,“你得到了剑典又如何?只是空壳罢了,真正的太白剑意已经被我得到了。”  “什么?”  罗刹首领的脸色变了,“我得到的白玉小剑是假的?”  “不,不可能,我所得到的乃是剑仙传承的核心绝世剑典,你是在狂骗我。”饶是罗刹首领这等人物,在见到楚牧竟然能控制剑谷的剑气的时候,也有点儿慌了。  他开始怀疑自己得到的是假的,而真正的剑仙传承已经被楚牧得到了。  “难怪你会做出囚禁亲生父亲的蠢事,就你这点智商,重楼老魔头不将十八重楼魔功传给你也是正常的。”  楚牧笑着道,“罗刹,你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吗?”  罗刹首领,“......”  他的手紧紧抓住了白玉小剑,神色变幻不定,显然被楚牧说动了,也在怀疑自己得到的是不是真的剑仙传承。  楚牧轻声一笑,随意挥了挥手,顿时,一条剑气长龙呼啸着冲入其中一朵莲花之内,莲花旋转着,一股强大的剑意爆发,哪怕罗刹首领与楚牧隔着千米之远,都能感受到楚牧头顶上三朵莲花中蕴含着的可怕力量与剑道。  “罗刹,你说你得到了绝世剑典,那么,你懂得这是什么剑意吗?”  楚牧背负着双手,凌空迈步朝着罗刹首领走过去。  随着他的走动,剩下的剑气所化的长龙如同真正的神龙一样跟在楚牧周围。  栩栩如生的八条长龙,就像是楚牧忠实的护卫一样,就这么环绕四周,剑啸阵阵,龙吟声不断。  随着楚牧一步步踏出,他的气息也越发强大了。  “你知道,我施展的绝世剑典中的哪一招吗?”  楚牧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得到的,只是不能让你学会的剑典罢了,别说你带回去参悟三年,就算是三十年三百年,你也不可能得到剑仙的绝世剑典。”  “混账。”  眼看着楚牧一步步逼近,罗刹首领总算怒了,一把将白玉小剑朝着地上狠狠砸下去,怒喝道,“楚牧小儿,今日本座先不与你计较,但你记住了,今日之事本座不会就这么算了,接下来,我罗刹组织将会全力对付你。”  “你等着吧,哈哈哈...”  他显然不敢和楚牧厮杀,身形冲天而起,眨眼就消失不见。  “还真跑了。”  楚牧轻声一笑,身形一晃,瞬间来到了被罗刹首领丢在地上的白玉小剑边,将之捡起来,对罗刹首领离开的方向大声笑道,“罗刹,你上当了。”  “多谢你将剑仙传承拱手让给我,唉,你可真是太客气了。”  楚牧拿着白玉小剑,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到自己的样子,特地拱拱手。  随着他的声音和动作落下,原本已经消失不见踪影的罗刹首领再度出现在天边,双眼喷火一样看着楚牧,咆哮道,“小子,你这是找死。”  楚牧闻言,神色肃然,沉声道,“我错了。”  “......”  见楚牧竟然开口认错,别说了,罗刹首领懵了,就连其他人也都一脸茫然不解。  只听楚牧道,“罗刹老兄,你不是坏人,而且还是个大孝子,你肯定是知道了你父亲重楼魔尊是我的手下,这才将剑仙传承送给我,我应该感谢你,而不是嘲讽你,抱歉。”  “你...啊啊啊...噗...”  这句话无异于伤口撒盐,饶是罗刹首领拥有再怎么深沉的心思也被楚牧气得差点当场吐血。  “你,等着。”  他狠狠看了楚牧一眼,不再停留,就要朝着远处冲去。  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逆子,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紧接着,只见一道人影冲天而起,将罗刹首领截住。  对方身上魔气滔天,杀意弥漫,如同实质化一样的杀气朝着四周扩散,竟然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冰霜天地的情形,可见,此人对罗刹首领的杀心是何等的可怕。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罗刹首领的亲爹重楼魔尊。  楚牧之所以在罗刹首领远去的时候,还故意开口,一方面确实是为了刺激对方,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给重楼魔尊拖延时间。  “重楼,我之力量助你。”  楚牧哈哈大笑了一声,逆转道心种魔之法,将力量输送给重楼魔尊。  当然,楚牧的力量其实并不是很强,他的肉身还未成为一劫武圣,所能动用的能量也只是相当于二三劫武圣的层次,但他身处于剑谷中,这漫天遍野的剑气,都是他的能量来源。  楚牧直接盘膝而坐,轻声一笑,顿时,四周还剩下八条剑气洪流组成的长龙开始一条接着一条冲入到他头顶的三朵剑莲中。  剑莲迅速旋转着,将这些剑气的能量瞬间转化为自身之力融入楚牧体内。  楚牧的体内,磅礴的力量升腾而起。  虽然还无法与他巅峰时期的原神之力相比,却不比九劫武圣弱了。  “重楼,这些力量给你,剩下的一切就交给你了。”  楚牧逆转道心种魔之法,将大部分能量传输给重楼魔尊。  顿时,重楼魔尊只觉得整个人体内充斥着强大无比的能量,使得他原本就达到了六劫武圣巅峰临界点的修为直接突破到了七劫武圣的层次,而且,还在不断往上冲刺,达到了七劫武圣的巅峰后才停下。  这还是因为他没有渡第七次超凡劫,才使得他无法继续突破,否则楚牧传给他的能量甚至足以将他的修为推到八劫武圣的层次。  重楼魔尊大喜,连忙对楚牧恭敬大吼道,“牧爷放心,这个逆子交给我,他绝对无法对您造成困扰,等老奴斩了此子再来为您效力。”  轰!  说着的同时,他已经一拳轰出,可怕的魔气爆发,与罗刹首领大战在一起。  “老东西,当年我饶了你一命,如今你还敢出来跟我作对,你找死。”  罗刹首领怒不可遏,与重楼硬抗一击后,发现重楼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只是骂了一声转身就跑。  “想跑?这一次若是让你跑了,老夫如何向牧爷交代?”  重楼魔头冷笑着追了上去。  “父子相残。”  楚牧摇了摇头,心神沉入白玉小剑之内,同时,以刚领悟的剑意注入其中,顿时,白玉小剑化作一道光芒冲入体内,在楚牧的脑中意识之内化作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剑气。  这些剑气不是任何文字,却让楚牧瞬间明白了其中蕴含着的真意。  青莲剑典!  这,就是当年的传奇剑仙青莲剑仙的传承剑典。  罗刹首领确实得到了这门功法,可惜,他急于求成,并未先领悟青莲剑意,以至于无法开启剑典的传承,却以为是假的,最终被楚牧捡了个大便宜。  “剑之道,不在外物,而在于己身,一味学习他人的剑道,乃是下乘,想要走上巅峰,唯有走出自己的路才是正道。”  开篇第一句话,就让楚牧精神振奋,“知我者青莲剑仙是也。”  他将所有青莲剑典全都看完,与自己刚领悟的青莲剑意互相验证,只觉得青莲剑意虽然强大无边,但并非真正最适合自己的,自己修炼了五年,从无到有修炼而成的剑意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融合,才是真谛。”  楚牧轻声呢喃着,周身有剑意涌动,头顶上悬浮着的三朵剑莲竟然一点点消融。  “他这是做什么?”  此刻,逆天理、吴池、黑月狐、鸟爷和鸟叔等凑在一起,当他们看到楚牧的动作时,不由皱起了眉头。  “好气魄。”  鸟叔赞叹道,“得到了真正的剑仙剑道的传承竟然还舍弃不用,恐怕古往今来,没几个人能做到。”  黑月狐摇了摇头道,“愚蠢,太白剑仙既然能够以此成仙,就证明这一条路是正确的道路,他却不走,非要靠自己,日后就会发现自己进的选择是何等愚蠢。”  “牧爷拥有大气魄,岂是尔等普通人所能相比的。”  逆天理不屑一笑,转身就走。  “我,普通人?”  黑月狐气坏了,差点一巴掌将逆天理拍死,结果逆天理似乎预料到黑月狐会大怒,早就一溜烟跑得没了影子。  吴池连忙安抚黑月狐,“宝贝别生气,那家伙的性格就那样,他一辈子都没朋友的人,咱们别跟他见识。”  黑月狐这才没有去追杀逆天理,而是抱着吴池道,“你要不要劝一劝那小子,当然,如果他真的不想要剑仙传承,你可以找他要过来。”  吴池摇了摇头道,“我吴池虽然修为低,却有个好处,那就是我有自知之明,非常清楚什么是自己能拿的,什么不是自己该得到的,剑仙传承虽然厉害,却不是我所能得到的,况且,我的剑道天赋并不强,就算我得到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你是我的男人,你没有资格,还有谁有这个资格?”黑月狐冷声道。  吴池笑着道,“不用多说了,先不说我有没有能力从牧爷手中抢到东西,我和牧爷乃是亲兄弟,绝不可能抢他的东西的。”  “是吗?”  黑月狐笑着道,“如果我说你得到了剑典后,我可以帮你迅速修炼成为九劫武圣呢?”  “九劫武圣?这...真的假的?”吴池的呼吸都急促起来了。  “自然是真的。”  黑月狐淡淡一笑,“吴郎,人家掌握的秘法绝对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只要你肯,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成为一对真正的神仙眷侣了。”  “这...”  吴池的呼吸急促,脸上露出挣扎之色。  “这小子要被魔女蛊惑了。”  鸟叔连忙带着鸟爷朝着远处退去,生怕再留下来会被杀人灭口。  黑月狐笑容灿烂,周身有一股不一样的气息浮现,使得吴池双眼略显迷离,喃喃自语道,“反正牧爷也不想修炼剑仙传承,还不如给了我,嘿嘿,他若是不给,我就抢,反正我的宝贝厉害...可,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你我本一体,只要你开口,我就能将绝世剑典得到。”  黑月狐继续蛊惑吴池,“吴郎,难道你不想和人家双宿双栖吗?”  “我,我愿意。”  吴池连忙说道,“可,可是,我...”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甚至不需要你出面,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可以帮你将绝世剑典抢到手,好吗?”黑月狐继续说道。  吴池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黑月狐大喜,却继续追问道,“你说你要我动手抢夺楚牧身上的剑仙传承,我这就帮你抢来。”  “我,我...”  吴池正要开口,突然有一道剑吟声从他的心底响起,使得他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过来,正要开口,楚牧的声音突然在他脑中响起,“问她为何一定要你开口才肯动手抢夺。”  吴池的神色复杂无比,心底叹息一声,表面上则是继续露出一副被迷惑了的样子,对黑月狐问道,“亲爱的,为,为什么一定要我说出来?你不能自己动手吗?”  黑月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吴池,觉得吴池会问出这句话有点儿不太对劲,却发现吴池的眼神依旧带着茫然,显然依旧被自己迷惑中没有醒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娇笑着道,“人家只是怕过后你会找我麻烦,这还是因为人家太爱你了啊。”  “是,是吗?”  吴池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结果,楚牧的声音又在心底响起,“继续追问,是否和天虚界有关?”  吴池照做,抬头看着黑月狐道,“你一定要我开口,是不是和天虚界有关系?”  黑月狐总算发觉不对劲了,警惕的看着吴池,“你被人蛊惑了,是楚牧?”  说着的同时,闪电般转过头看向楚牧的方向,却发现楚牧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在原地了,她大惊失色,目光朝着四周寻找,却没有找到楚牧到身影,顿时,额头开始冒出冷汗了。  “别紧张,我还没想杀你,只是好奇而已。”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贴着她的耳边响起。  正是楚牧的声音。  黑月狐骤然转过头,这才发现楚牧竟然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而,吴池已经站在了楚牧的身后,正用复杂的神情看着自己。  黑月狐冷声道,“你的实力达到什么层次了,为何能无声无息的接近我?”  楚牧笑着道,“自是有办法,但我好奇的是,你一定要吴池开口,是不是因为你不能轻易动手的原因?”  黑月狐哼了一声道,“胡说八道。”  楚牧却从她的眼眸中得到了答案,轻声笑着道,“难怪,上次你也没有爆发全力与我厮杀,却不是怕了我,而是受到制约,这么说来,你们这些从天虚界走出来之人,都有可能有这样的困扰。”  “鸟叔,你说是吗?”  随着他的话落下,本已经逃到远处的鸟叔再度回来了,笑着说道,“天虚界对一些生灵却是有限制的作用,但对人类进入天虚界的强者是不会有这般困扰的,除非,她的本体不是人。”  楚牧道,“妖?”  “有人称呼她们为妖,也有人称呼她们为灵族,反正不是人就是了。她的本体应该是黑狐狸,所以在天虚界没有彻底融入地星之前,会受到一些制约不能无缘无故地出手杀人。”鸟叔道。  吴池在一边惊呼道,“你,你什么意思?我家宝贝不是人类?”  黑月狐的身形突然后退百米,无奈看着吴池。  吴池抬起头问道,“真的吗?”  黑月狐轻声一笑,“吴郎,你我乃是情侣,何须计较这么多呢?”  吴池,“......”  他呆呆的看着黑月狐,直到黑月狐转身离去,这才反应过来,喃喃道,“我一直以为自己的爱人是绝世大美女,没想到竟然不是人,而是...灵族。”  “你可以将她当成狐狸。”鸟叔提醒道。  吴池,“......”  楚牧憋着笑道,“没事的,她现在也和人类没啥区别,你也没摸到过她的狐狸尾巴不是吗?”  吴池差点哭了,“有啊,每次我们到了激动的时候,我都感觉毛茸茸的,本以为是特殊的衣服,没想到是尾巴啊...”  “牧爷,我该怎么办,我竟然爱上了狐狸,我,我...可是,我还是很爱她啊...”  吴池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却又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时间,紧张得差点哭出声来。  楚牧沉吟道,“可能这就是真爱吧。”
本文链接:https://www.wxc8.com/166_166719/75429731.html